点击关闭

垃圾建筑-很多建筑垃圾被运至无渣土消纳资质的黑渣土场填埋处理

  • 时间:

【沈吉线全线封闭】

知名環保人士黃小山表示,復耕地塊最終是屬於耕地,而耕地涉及食品安全問題,在我國農業部相關標準裡面是要求最高的。“當這塊地被認定為復耕地塊以後,其實就不能再向裡面堆放垃圾、渣土了。如果現在這個渣土場規模較大、時間較長,以後使用的時候,首先要清理地面,還需要對土壤進行鑒定,看重金屬指標之類的是否達標。”

在新京報記者多天的跟車探訪中,大貨車渣土遺撒、遮擋號牌、闖紅燈等情況頻現。

記者加入了幾個北京的相關微信群,如“機械運輸消納土石方工程”、“通州土石方群”、“北京土方群”等等,群成員基本都在400人以上,各個微信群里每天會發佈大量廣告。諸如“善各莊××出好二混子土,晚7點裝車到早上5點停,前四後八1500元,綠皮車600元,現金!”、“廊坊萬莊收,建築垃圾,大車小車都可以,場地大。”等等。

8月15日,順義區木林鎮東沿頭村北側,幾塊地用圍擋遮住,內部傾倒生活垃圾以及建築垃圾(紅框為渣土場範圍)。 新京報記者 王飛 攝

8月14日,記者依據渣土場聯繫人的指引,來到通州區富豪村北側的一處黑渣土場,其位於壁富路東側一片空地。

有貨車司機告訴記者,渣土車消納證準運證,辦理需要較長時間。此外,渣土消納證要求車輛有固定的行車路線,路線不一樣還需重新辦理。有些車在小工地幹活,幾天就拉完了,去別的工地還要重新辦證,所以很多車就乾脆不辦準運證,“有些車即使是符合規定的標準十輪,也很有可能是沒證的。”

知名環保人士黃小山表示,北京目前在加快建設生活垃圾的填埋場、處理場,而建築垃圾總量往往大於生活垃圾,北京目前應該加快建設建築垃圾的再利用項目,通過資源再利用,減少建築垃圾的填埋量,“據我所知,在大興區就有一個大型的建築垃圾資源再利用的項目,政府方面應該加快步伐,合理佈局,加大建築垃圾資源再利用的處置能力。”

黑渣土場收渣土以車為單位計價,但正規的建築垃圾消納場,則以噸為單位計價。

進入場地內,目測有數萬平方米的區域內,堆放著大量渣土、建築垃圾,爬上渣土堆,能看見遠處多輛渣土車入場傾倒渣土,鏟車正逐一將成堆的渣土推向低窪處。

最近幾個月,朝陽區金盞鄉馬各莊村的村民們,已逐漸習慣了附近來回穿梭、揚起陣陣灰塵的渣土車。

東沿頭村村民介紹,該村這處黑渣土場此前是片農地,大概在四五年前,有村民將地承包下來挖砂石,逐漸形成了一個大坑,“兩三年前開始,晚上有貨車向這邊運垃圾,生活垃圾建築垃圾都有,慢慢就把坑填滿了”。

王濤表示,北京近年的施工量比較大,建築垃圾的產生量也較大,但目前可接受消納的區域已經趨於飽和。一部分渣土消納場,為了能夠保證自身的消納資質,便出現了只賣協議,不收渣土的現象。

尚豐說,很多人在辦渣土消納證的時候,是不會嚴格按照工地的實際產生量來辦理的,都只是“花最少的錢”把消納證辦到手即可。這一舉動,也會導致該工程的公示信息內,出現上述“辦理消納證土方量與實際土方量不符”的現象。而更多的建築垃圾,都流向了低價攬活兒的黑渣土場。

尚豐(化名)在北京做運輸公司已經有十幾年了,他告訴記者,北京目前的黑渣土場主要集中在五、六環,還有河北鄰近北京周邊一些地方,也存在一些黑渣土場面向北京的工地收渣土。

據北京警方消息,2019年以來,北京市公安局聯合城管委等部門,嚴厲打擊整治非法傾倒垃圾亂象。截至目前,共開展聯合執法20餘次,摸排點位70餘處,清理垃圾黑中轉站、黑渣土場10個,先後在延慶、丰台、房山、順義、朝陽、石景山、通州等地區破獲非法傾倒垃圾案件10起,刑事拘留106人。

在壁富路上,即使是白天,渣土車也十分常見。14日下午,僅一個小時內,便有10餘輛滿載渣土的渣土車來到此處卸土。下午3時許,兩輛滿載渣土的渣土車開進了上述區域。而此時場地內已經有一輛挖掘機和多輛渣土車在處理渣土。

尚豐告訴記者,這些轎車司機便是所謂的“保車人”,“他們就在收費站前面探路看有沒有交警查車,等條件允許了,才通知後面的貨車過站。”一直到8月8日凌晨,記者經固安收費站返回北京時,仍能見到有10餘輛渣土車停在此處。

一名運輸車隊負責人舉了個例子,稱運輸公司在工地上承包運輸任務,是按實際運輸的土方量來結算,“整個運輸過程中產生的各種費用都是由運輸方自己承擔,一立方米渣土,價格幾十塊錢不等,按50塊錢一立方米來算。每方土差不多重1.5噸,正規消納場一噸收30塊錢。用標準十輪來運貨,一車20立方米是30噸左右,運輸公司從施工方拿一千塊錢,然後還要給消納場900,再算上油費、司機的工資、車的損耗,是肯定賠錢的。”

低價收土一車可便宜300元黑渣土場為何生意興隆?記者調查發現,很多運輸車隊之所以選擇黑渣土場,主要還是因為傾倒垃圾和渣土的價格更低。

8月7日晚,記者跟隨尚豐從北京前往河北固安,在高速上一路見到10多輛“前四後八”運送建築垃圾。在固安收費站,一排“前四後八”貨車停在收費站前,而在收費站出口外不遠,幾輛轎車停在路邊,司機正跟人詢問路況。

8月15日,朝陽區馬各莊村附近焦沙路北側有大批覆耕地被圍擋,圍擋內渣土車進進出出傾倒渣土,鏟車和挖掘機正在進行填土。 新京報記者 王飛 攝

常年與渣土運輸打交道的尚豐表示,在黑渣土場,一車渣土的收費一般在300元到600元之間,而正規消納場則遠超這個價。“一車相差至少300塊,一個車隊每天動輒要拉幾十甚至上百車。”尚豐稱,很多車隊才向黑渣土場送貨,差價是最重要的原因。

記者註意到,僅半個小時,便有8輛“前四後八”貨車從此駛進工地。1時許,一輛貨車滿載建築垃圾從工地駛出,車鬥內的建築垃圾已超過車廂,渣土不時撒落,而車身上的車牌被泥土遮擋,很難識別,一路闖著紅燈消失在夜幕之中。

在東沿頭村的村民看來,大量垃圾這樣堆放在此或者掩埋地下,勢必會對地下水源產生污染,也可能會影響到周邊農地的種植情況。

記者通過北京市建築垃圾綜合管理及循環利用信息共享平臺的源頭信息一欄進行查詢,可以發現部分工程確實存在消納證土方量與實際土方量不符的現象。

北京市交通運輸商會秘書長王濤向記者解釋,按照2014年北京地方標準DB11/T1077-2014,渣土車的車鬥標準為5.6m×2.3m×1.5m,車鬥上還需要安裝篷布,因車一共有10個輪胎,所以也俗稱(標準)十輪或者綠皮車,此類渣土車的車鬥體積將近20m3,其他規格的渣土車幾乎都屬於不合規車輛。

朝陽區金盞鄉馬各莊村一處面積達數萬平方米的復耕地塊,就以每車300元的價格接收建築垃圾,場地內已堆成小山,仍有不少渣土車往裡傾倒。

7月30日,北京市住建委發佈了一則違規處置建築渣土的處罰通報,兩工程項目因施工現場存在渣土運輸車輛未按規定時間上路行駛、管理規定落實不到位、辦理消納證土方量與實際土方量嚴重不符等問題,相關承建施工單位被全市通報並做處罰。

幾名村民稱,渣土車穿行,是因為馬各莊村周邊大片的復耕地塊,變成了黑渣土場,接收來自多個工地的建築垃圾。

在記者獲取到的一些正規消納場開具的消納協議中,很多內容填寫不明,有的合同上只是簡單寫上甲方乙方,以及消納渣土的噸數。

除了馬各莊村這塊復耕用地,順義區木林鎮東沿頭村、通州區富豪村都存在無資質的渣土收納場。

萬平米復墾地收渣土300元一車

部分正規消納場拒收工地渣土北京市交通運輸商會秘書長王濤告訴記者,除了黑渣土場收費標準低,還存在部分正規渣土場的違規操作,也催化了部分運輸車隊在黑渣土場的違規傾倒。

8月2日,順義區順沙路,凌晨一輛大車進入工地拉運渣土。 新京報記者 王飛 攝

尚豐向記者解釋,某工地需要開工,本著誰產生誰消納的原則,本應由工程施工方來辦理渣土消納證,但因辦理消納證往往會產生一些費用,因此很多施工方將這個任務推給了工地上的運輸公司。

通過微信群中的廣告,記者與幾家黑渣土場取得了聯繫。8月7日,一名在群里打廣告的男子告訴記者,自己的渣土場位於河北廊坊市廣陽區,可以收建築垃圾,但是不要生活垃圾,每車400元。

尚豐所說的“辦證”,指的是工地的開工許可證,按照相關規定,工地開工前必須具有渣土消納證,才能辦理開工許可證。

如順義區後沙峪鎮某公寓拆遷工程,其建築面積為208877平米,然而在其公示信息中,建築垃圾只有3000噸。而建築面積為31910平米的北京市某醫院異地遷建項目,公示信息中,則只有26000噸工程槽土。

據相關部門通報,截至今年6月,北京市公安局聯合城管委等部門,共清理垃圾黑中轉站、黑渣土場10個,先後在延慶、丰台、房山、順義、朝陽、石景山、通州等地區破獲非法傾倒垃圾案件10起,刑事拘留106人。

為規範北京建築垃圾綜合治理資源化再利用秩序,保障建築垃圾源頭減量工作能夠落實到實處,王濤建議政府職能部門進行適當的調整改革,出台更有針對性的法規政策,改變現在在監管上的被動局面;行業也要加強自律,從推動行業持續健康發展的角度,號召企業規範經營,“除此之外,相關企業也要履行自己的社會責任,更需要媒體等第三方社會力量的監督。”

就尚豐提供的一些線索以及公開報道,記者統計,北京及周邊地區存在的黑渣土場,主要集中在朝陽區、通州區、丰台區、房山區、大興區及昌平區。

新京報記者經多天暗訪調查發現,類似渣土違規處置情況頻現,存在渣土運輸違規、傾倒違規情況,因渣土處置成本低,很多建築垃圾被運至無渣土消納資質的黑渣土場填埋處理。

運輸車隊、渣土場及工地的負責人,有自己的微信群,他們通常在群內通報生意需求。

卸完渣土,這兩輛渣土車又一起返回工地。記者一路跟隨,這些渣土車一路闖紅燈,其中一輛車從前方能看到車牌,但是車輛後方的車牌已經無法識別,車身上按規定噴塗的車牌號也有明顯塗抹痕跡。兩輛車一路闖著紅燈,穿過居民區,返回了位於朝陽區半截塔路電子城小區東北側的一處工地中。

按照規定,北京所有有資質的建築垃圾處置場所信息,都能在北京市建築垃圾綜合管理及循環利用信息共享平臺上查詢到,但馬各莊村這處復耕用地,並未能查詢到。

另一個廣告則宣稱房山區窯上村北部“收各種渣土。”聯繫人告訴記者,“收的話300一車,只收十輪。”

嚴格監管杜絕“收錢不收土”在北京建築項目違規處理渣土被通報前,北京相關部門已多次打擊整治非法傾倒垃圾亂象。

有貨車司機告訴記者,自己從幾個月前就已經開始往這裡送渣土,價格是一車300元,“這在渣土場里還算便宜,所以很多車都把渣土往這送。”

尚豐給記者出示過的一份微信聊天截圖顯示,其辦理一份消納協議花費數十萬元。“你看我簽了協議,其實並不會往這裡卸土,即使過去卸,他們也不收,最多就是只收一部分有回收價值的渣土,像建築垃圾是肯定不會收的。這些都是行業里不成文的規定,我們給他花錢就是為了辦證,最近風聲很緊,沒有熟人根本不行。”

為了防止交警查處改裝、超載及無證運輸等問題,很多渣土車隊還有專人負責“保車”。

王濤表示,他們長期調研發現,目前北京的建築垃圾填埋場已不能滿足於市場的需要,但這些正規填埋場並沒有得到嚴格監管,導致出現賣渣土消納協議收錢不收渣土的現象。

“無證運輸、遮擋號牌、闖紅燈,這都是渣土車常見的問題。”尚豐告訴記者,自從7月份兩工地項目因違規處置渣土垃圾被通報後,很多工地都比以前小心了很多,用車時也開始更多地選擇有準運證的標準車輛,不少“前四後八”車隊的生意都比以前少了,渣土也開始往河北的固安、廊坊等地去卸。

在不合規的車輛中,有一種俗稱“十輪加高幫”的改裝貨車,外形與標準十輪類似,但是車鬥更高,而且也不會安裝篷布。剩下的,便是業內人俗稱的“前四後八”,“前四後八”是指這類貨車共有12個輪胎,其中大型“前四後八”的車鬥尺寸,可達8.2m×2.4m×2.3m,車鬥體積有45m3左右。

村民口中的黑渣土場,位於馬各莊村西側,這一片區域被藍色鐵質圍擋擋住,圍擋外部有指示牌寫著“復耕地塊”,圍擋上也會標識出復耕地塊字樣,但站在圍擋外,就能看見圍擋內數米高的渣土堆,如連綿的小山一樣堆著。

“他們申請一個消納場很難,如果很快就填滿了,那就沒辦法繼續掙錢了。還有一部分消納場,只回收一部分好黃土、好水泥塊等可以進行二次利用的渣土。”王濤認為,北京目前的建築垃圾消納場分佈不太合理,多處於順義、密雲等相對偏遠的區域,如果是市區內的工程項目,向這些區域運輸渣土,成本太高,這也導致了有車隊違規傾倒渣土。

王濤告訴記者,在工程施工、渣土運輸這一範疇內,根據經驗是存在一些算法的,如拆遷工程中,每拆除1平米建築物,會產生1.2噸至1.6噸的建築垃圾;如果是新建工程,新建10000平米的建築,會產生500至600噸的建築垃圾。

根據微信群消息,8月2日凌晨,記者在順義東海洪村附近的一處拆遷工地看到,不時有“前四後八”從路口處經過,工地大門口停著一輛黑色轎車,為前來運輸渣土的貨車發放“渣土票”,結束後憑票換取現金。

黃小山告訴記者,只要是沒有出現在“北京市建築垃圾綜合管理及循環利用信息共享平臺”內的渣土堆放地,均可以認定屬於黑渣土場。

記者註意到,在上述微信群中,攬生意的廣告時常會提到“前四後八”、“十輪加高幫”等車型俗稱,而每種車型的價格也都不一樣。

違規渣土車線上攬活線下闖燈黑渣土場的存在,也讓渣土車違規運輸現象凸顯。

記者聯繫了北京多家正規建築垃圾消納場,渣土的收費標準從每噸20元至45元不等。按照正規渣土運輸車的規格,每車重量在30噸,就意味著每車渣土要向正規消納場繳納600元至1350元不等。

很多工地為了施工方便,更願意選擇承載量更大的“前四後八”進行運輸。